第四节 贼之大者为国民

做出决定的隔天,我在金陵做巡城告别。

  “小姑娘,听说你走了?”

  点头,给大娘钱,大娘把烧饼包给我,一大包,路上当干粮的。

  “还回来不?”

  摇头,表示不知道,唉……成名以后的事谁知道呢。我幽幽的叹口气,向大娘挥手:“大娘再见。”

  走了一段路,又碰到货铺的钱大爷,钱大爷是个非常好的大爷,我帮他家修过屋顶。

  “小姑娘要走了啊?来来来,看看有什么喜欢的,拿个去玩玩留个念。”

  钱大爷的杂货铺门口有许多杂物,堆成了小山,据说都是卖不出去的东西,我倒觉得挺好的,上次我拿走了一个很漂亮的碗,虽然有个小小的缺口,可是花纹还是很漂亮的。

  我就蹲在小山前挑选了半天,没打定主意要拿什么,翻着翻着,忽然看到一本合着的书,拿起来一看,只见封面上四个大字——采花手记。

  我呆了一会,惊喜万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职业技术秘笈?!我立刻抬头问钱大爷:“大爷,我想拿这本书可以吗?”

  大爷点着烟丝心不在焉的说:“哪来的书?什么书?”

  “是讲采花贼的。”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正在抽烟的钱大爷被呛到了,遮着脸说:“胡说胡说,我怎么会有这种书,肯定不是我的,拿走拿走。”

  于是我就把书拿走拉^_^,走老远听见钱大爷嘀咕:“怪不得找不着,哎哟,幸好婆娘不在家。”

  最后告别了女扮男装的宝衣姐姐,我匆匆赶到渡口,天色已经暗了,渡口空无一人。我望着开阔的江水发愁,没船的话就要飞过去了,我用哪种轻功好呢?

  一苇渡江?

  附近似乎没有芦苇。

  凌波微步?

  这个轻功太花哨了,而且爱走曲线,用来打架逃跑比较好。

  飘飘若仙?

  也不行,这个轻功特别注意姿势,用起来很累,过了江脚可能会抽筋。

  身如飞絮?

  好像用来跳楼或跳崖比较合适……

  我正在苦恼中,一艘小船慢悠悠的在我视线中出现了,我眼睛一亮,脚尖一点,飞上了数丈外的小船。

  轻轻落在甲板上,小船纹丝不到,我弯下腰,很有礼貌的对着船舱的帘子问:“有人在船上吗?”

  静默!

  静默!

  难道没人?可是我明明听到好多人呼吸。

  过来好半晌,才见一只手颤巍巍的拉开船舱的帘子,露出一张大叔的脸:“你、你是谁,是人……是鬼……”

  “我是人啊。”我奇怪的说,他们怎么会以为我是鬼?我急忙展开一个讨好的笑容。“大叔,你们去北边吗?能不能让我搭个船?”

  船舱里一堆大叔傻呆呆的看着我。

  然后一个大叔颤抖着拿起手边的木棍,做出很凶的表情。

  “你、你是什么人!你赶快走,我们是贼。”

  贼?

  我眼睛更亮了,高兴的说:“没关系,我也是贼。”

  大概因为大家都是贼的缘故,大叔们放下了木棍,很慷慨的同意我搭船了,还不收我的钱,于是我就把烧饼分给了大家。我们边吃烧饼边亲切(?)友好(?)的聊起天来。

  “大叔你们是什么贼啊?”

  “小姑娘,要是有个好营生,谁想去做贼。”大叔啃着烧饼,边吃边说,一会儿就声泪俱下,其他大叔们也闪起了泪花。

  原来皇帝跑到南边后,官府各种收钱的名目更加多了,好多人交不起钱就被拖到衙门里打,大叔们一时冲动打了官差,后来逃到山中,又投奔了一小股起义军,后来那股起义军被官军打散,大叔们不敢回家,所以弄了一条船想跑到北方去投奔义军。因为沿途有官兵搜查,大叔们只敢晚上行船,恰好被我撞见了。

  我听了心里闷闷的,以前在山上,总听师父说山下有多么的繁华热闹,可是我下了山,却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大一点的城镇还好,我路过的那些小村落都是破破的样子,大人小孩都面黄肌瘦,穿着粗糙的衣服。

  烧饼大娘说以前大家的境况是很好的,现在是一年不如一年了。我想大概是因为打仗的缘故,要是不打仗就好了。

  大叔们说完自己,就问我:“小姑娘,看你武功高强肯定不简单,你是什么贼?”

  “啊……”我啃着烧饼,支支吾吾的说:“我比你们稍微风雅一点,以后再告诉你们吧,这次我有秘密行动。”

  虽然我不怕告诉别人我是采花贼拉,但是这次是大行动,成功前我还是低调一点好。

  大叔们恍然大悟,崇拜的看着我,没再追问下去。

  我们总在晚上行船,白天就躲在草木旺盛的地方,越往北边去,所见就越荒凉。

  因为白天没事,我就拿出那本采花手记来研究。师父说过,男采花贼要见一个捉一个,扒光了挂在城头;孙子兵法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综上所述,我当然要了解一下男采花贼们的行为。

  因为白天没事,我就拿出那本采花手记来研究。师傅说过,男采花贼要见一个捉一个,扒光了挂在城头;孙子兵法说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综上所述,我当然要深入了解一下男同行们。

  这本手记是当今最有名的采花贼苏君流所写,从序言上看,已经是第十刷了。苏君流是个很古怪的采花贼,据说他刚刚出道的时候,江湖上采花贼横行,于是他就把那些采花贼都抓了送到官府,还发表宣言说:“贼多花少则杀贼护花。”所以后来江湖上几乎就剩下他一个采花贼了。

  这本书上详细记载了他采过的所有姑娘的名字、籍贯、身份,以及采花的时间地点等等,我翻到后面,居然看到了师傅的名字。

  我一愣,原来师傅竟然是被苏君流所采?关于师傅的内容只有短短数行——戚楚,年二八,将戚商次女,文定都虞侯长子魏冲,貌美性骄,好笞侍从以为乐。九月初九星月采之,取七星宝剑为证。

  貌美性骄,好笞侍从以为乐?

  我吃了一惊,盯着看了好几遍,这个人真的是师傅吗?师傅明明是个又迷糊又笨又馋的人啊,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不会修屋顶不会盖房子(我都会!),下山去卖猎物毛皮经常被骗,买回来的东西总是缺斤少两,就这样也没见她去鞭打谁啊?

  我迷惑了一会,继续往下翻。经过三个白天的研究,我合上书,望着滔滔河水,陷入沉思。

  我想我悟了。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以前我出不了名了。

  因为!我!没有拿信物!

  这个男采花贼,每次采了一个姑娘,都会拿这个姑娘特有的东西,放在人多的地方,然后大家就都知道他采了。比如他拿过某某姑娘绣着名字的肚兜,拿过某某才女闺房的字画,还有我师傅的家传七星宝剑……

  而我呢,每次采了就走,从来没拿过。

  唉~~没想到采花贼还要兼职做盗贼才能出名……看来这次我也要拿点东西当证明才行,虽然做小偷不好,但是反正马上要采的是燕国的将军,燕国这么坏,他们的东西不拿白不拿。不过大将军有什么东西是只有他有,别人都没有的呢?

  我想啊想,使劲想,想了老半天,忽然说书先生讲过的一个故事晃过我的脑子,我兴奋的跳了起来。

  帅印啊!

  帅印只有大将军有。

  没错。我要采将军,拿帅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 2017 顾漫作品 (http://www.0429dc.com)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