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粉红泡泡


  忽然桃妖妖想到了什么,一手掩住已经惊讶的张大的嘴,轻呼:“啊!完了完了!这下一定要晚了!”一个起身,只见一道粉色的流光冲了出去,院子里变得空无一人。站在一个一人粗的圆柱子后面的雪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静静的看着那道粉色流光消失的地方,口中喃喃道:“看来,他真的不是人啊……是妖吗?可是,为什么没有一点妖气呢?连灵气都没有……看起来竟是和个普通的人一样……难道是法力太高了,所以我看不出来吗?他到底是什么人呢……”
  
  流水澎湃的银色瀑布下,战枫抱着衣红如火的如歌,亲吻着她的唇。而另一旁,一棵开满了桃花的树下,站着一个粉衣的人。这个人嘴角带着笑容,眼睛里有着一丝不安。
  战枫放开了如歌,眼睛里的颜色渐渐变得深蓝,当战枫要开口时,却不经意的看见了桃花树下的粉衣人。战枫的眼睛渐渐睁大,不可思的的看着桃花树下的粉衣人。如歌发现了战枫的神色不对,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咦?这不是桃妖妖吗?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跟着我来的?!如歌惊讶的张开了红唇,想到自己刚刚和战枫做了什么,立刻红了脸颊,害羞的低垂下头去。
  
  桃花树下站着的桃妖妖笑得一脸灿烂,右手扶着桃花树,左手向着战枫和如歌使劲儿的摆着手,忽然桃妖妖收起了灿烂的表情,转而变成了温柔的微笑,用右手拂了一下如墨的黑发,轻声的笑着说:“哟,这天气不错嘛,风景也挺好的——是个恋爱的好季节哦!”
  感觉到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变得僵硬,如歌不解的抬起头看着战枫,却惊讶的发现战枫的眼睛一直看着桃妖妖,然后眼神变得深邃,仿佛是大海,里面闪动着汹涌的波涛。忽然,战枫轻轻地绕过身前的如歌,慢慢地向桃妖妖走了过去,站在了桃妖妖的面前。桃妖妖歪了一下头,微笑的看着战枫。而战枫的手,抚上了桃妖妖的脸庞。但是,战枫温柔的手却忽然变得残酷无情,毫不犹豫的掐在了桃妖妖如玉般白皙娇嫩的脖颈上,厉声说道:“你是谁?!为什么会在烈火山庄?!又有什么目的?!”
  桃妖妖的眼睛眨也没眨,脸色变也没变,仍然是微笑的看着战枫,但是却是默默不语。战枫的眼睛变得更加深邃,眼睛里的颜色也似乎变得更加深蓝,手上加大了力度,紧紧地握住了桃妖妖的脖颈,皱起了眉说:“说话!再不说话就杀了你。”
  这时如歌才反应了过来,急忙跑了过来,拉住战枫掐在桃妖妖脖颈上的手,皱着眉头焦急的解释道:“枫,他是我在品花楼认识的朋友,这次是和我一起回来的!他不是什么可疑、危险的人!你放开他可以吗?!枫!你快放开他!”如歌看着战枫的眼神是那么认真,那么坚定,让战枫不得不松开了手。战枫转过了身,什么也没说的走了。如歌站在战枫的背后,看着战枫的背影,显得很无助。
  桃妖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看着战枫的背影叹了一口气,看来枫是不肯原谅他啊!桃妖妖又转头看着在一旁咬着下嘴唇伤心地如歌,走了过去。桃妖妖搂上了如歌的肩膀,拍了拍如歌,轻声安慰道:“那个人,一定很爱你。”
  如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问:“你怎么知道?他刚才明明……你怎么会猜到呢?!”
  桃妖妖笑着对如歌眨了一下眼睛,俏皮地说:“他对你的吻,是那么认真,看你的眼神,也是那么认真。所有的,他的小动作,他的表情,他的神态……所有的所有,都在向我们的小歌儿说着他喜欢你!但是,”桃妖妖皱起了眉,脸上没有了笑容,垂下了头,“他好像陷入了一个漆黑的深洞里面,而且这个洞很深很深,所以他自己爬不上来……他想让你救他,他的一切动作、神态、语言,都是在向你求救!但是他在害怕,害怕你不能救得了他,反而会被他自己拉下深洞去。而他在深洞里面,做了一些他自己也不愿意做,更不想让你知道的事情,所以他不敢让你发现他的处境……如歌,你要救他,否则——他就完了!他会在深洞里陷得越来越深,身上的重负也会越来越重,直到你们再也回不到从前,再也不能把他拉回来了……”
  如歌颤抖着身体,声音空洞又带着不安的问:“这……是……真的吗……?”
  桃妖妖一脸严肃地说:“这……是我猜~~~的啦!”桃妖妖笑得一脸的灿烂,伸出右手比了个“^_^ Y”。
  如歌青筋毕露,伸出手重重的在桃妖妖的脑袋上给了他一拳!如歌大声的吼道:“桃、妖、妖!!!你去死啦~~~!!!”顿时森林里的百兽齐齐受惊奔跑,在树上的小鸟齐齐飞翔鸣叫……如歌终于知道为什么雪和桃妖妖吵架时总让桃妖妖去死了……因为——桃妖妖这个家伙总是这么让人受不了!
  
  桃妖妖一脸“你欺负我”的表情抱着脑袋蹲在了地上,眼睛闪着泪光的看着如歌,声音委屈地说:“小歌儿就知道欺负我!也没见你打雪的头,也没见你欺负玉自寒……你老是欺负我!我……我……我最讨厌如歌了!!!!!”一手捂着脸,一手提着比裙子还像裙子的裤子,桃妖妖哭着跑走了。
  如歌在后面一脸懊悔的表情,伸出一只手,张口想喊桃妖妖,却始终没有出声……
  而另一旁的桃妖妖跑到了没人的地方后,便捂着肚子大笑的滚在了绿莹莹的草地上。哈……哈哈!没想到,原来自己亲身体验的一回“泪奔”是这么的搞笑的事情啊!哈哈哈!哈!真是笑死他了!当桃妖妖笑够了后,便呈“大”字形仰面躺在了地上,看着天上悠闲地飘过的白云,闭上了眼睛,嘴角带笑的睡起了午觉……
  
  感觉到身上沉沉的,而且有一道视线盯在自己的脸上,桃妖妖皱着眉,懒洋洋的睁开了眼睛。当他看清在他脸前的人是谁时,桃妖妖明显的愣了一下,轻声的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姬……惊雷?”此时姬惊雷双手撑在桃妖妖的脑袋两旁的地面上,身子压在桃妖妖的身上,正一脸好奇又有点严肃的观察着桃妖妖。
  “你知道我的名字?”姬惊雷皱起了眉头,怀疑的看着桃妖妖。
  桃妖妖撅着嘴,不满的打量起姬惊雷。此时的姬惊雷已经脱去了幼时的稚嫩,显得高大健壮,虽然看起来还是有点木然,却也变得成熟了许多。他的眼睛很漂亮,大大的、黑黑的、亮亮的,很清澈,如天空中闪亮的明星,仿佛没有一丝污垢。
  “喂,你怎么不说话?一直看着我做什么?你还没回答我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呢!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烈火山庄里面?你为什么会躺在这里?你有什么目的?喂!你说话好不好?!”姬惊雷有些发怒,自己说了这么多话,身下的人竟然只是一味的在笑,一句话也不回!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看见姬惊雷似乎生气了,桃妖妖笑着开了口:“你一次问那么多的问题,你叫我怎么回答?而且,”桃妖妖看了看姬惊雷,又看了看自己与姬惊雷紧密贴合的下身,又瞄了瞄姬惊雷撑在自己脑袋两旁的双手,“你不觉得我们的姿势很……奇怪吗?”桃妖妖半眯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危险的看着姬惊雷。
  “奇怪?”姬惊雷睁大了眼睛,“我不觉得呀!”姬惊雷皱起了眉,“你一定是在骗我挪开你的身上好逃走是不是?!我才不会上当呢!”姬惊雷显得很是得意的样子,让桃妖妖觉得自己有些黑线,而且有一种伤到自尊心的感觉——虽然他自己也说不出来这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严重怀疑?
  哼!你自己不挪开是不是?!看我怎么整你!桃妖妖生气的瞪了一眼姬惊雷,忽然搂住姬惊雷的脖子,用小腹磨蹭着姬惊雷的下身,直到看见姬惊雷面色涨红,下面也有一个火热坚硬的物体顶着自己的小腹时,桃妖妖才停止了摩擦,笑得一脸邪气地说:“知道有什么奇怪了吧?这可是你自己自找的!”说着,又重重的磨蹭了一下姬惊雷。
  “嗯!”姬惊雷忍不住哼了一声,然后惊恐的想挣扎开桃妖妖。谁知他前面已经把桃妖妖惹火了,所以桃妖妖死也不松手,两人就滚在了地上。桃妖妖因为是花妖,原来是一棵植物,所以性欲很淡,而且自己几乎能完全控制。而姬惊雷是一个发育成熟的男子,而且又是血气方刚的青年,所以他下面已经胀得很大了,还有些微微发疼。
  因此,这场仗桃妖妖可以完全压倒性的控制。
  “你……你放开我!”姬惊雷已经顾不得其他了,双手乱挥的推着桃妖妖,而且人显得有些慌乱,竟然忘记可以用内功去抵挡桃妖妖。不过桃妖妖可不会好心的去提醒姬惊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 2017 明晓溪作品 (http://www.hldinfo.net)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