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答应某兄的2B版一份,附于正文后。
  
  萧三:
  
  萧董:
  信封里的那张法书,是我向社会维持文艺青年范儿用的,偶像嘛,得有职业道德。您往下拆,我要报销的出差单据都在里头。我说boss啊,您老人家也太会剥削了,从出生开始从头到脚就流淌着血和肮脏东西的万恶的资本主义压榨剩余价值真心都没您这样心狠手辣的,削皮器榨汁机啊。算了,这个不说了,我留过苏,读过资本论,也拿过经济学双学位,知道羊吃人原始积累博弈论balabala。言归正传,您让我出差,回程虽然是派专车接的,但走的时候坐动车,到长州住宾馆十三天,还有出差二十天里包含的两天国家法定节假日,按劳动法是要给付三倍加班费的。麻烦您让财务老黄赶紧给我报一下,打回到我国家事业单位公务人员公务卡上。户名:萧定权。账号:9558********3950240。或者我支付宝账号Ding-cyuanSiao@163.com。不然我要向工会反映这个情况了。
  
  老萧:你小子还好意思跟我开口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去的时候开的是宝马m6啊!二百六十一部宝马啊!公务用车,油费都是公家出的啊!现在油费一天一个价啊!你走国道啊,那么多收费站啊!261辆!收费站啊!你为了拉风,在国道上让261辆宝马一会排成S,一会排成B啊!你怎么这么嚣张,你以为你爹是李刚啊!你这动车票哪来的,中关村刻-章办-证卖发票那里搞的?还有,你去长州,叫你住国营招待所你不肯住,非住六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总统套房!你职称是啥,这是你的级别能享受的待遇吗,你老子我够级别都舍不得住!你以为这年头钱容易赚的,跟我玩富n代官n代这一套,你看看我身体这样,以后走医保能报回来多少还是x+y=z,一个公式三个未知数啊!你就天天败家买名牌,用那么贵的沙龙香水,不说价钱,和你那个军二代发小撞香了有木有!你的品位怎么变得这么三俗,跟那个叫梁园的混多了啊!还有,叫你出差去洽公,你给我和军二代动员整个军区一起玩实战CS,你以为瞒得了我啊?你天天上班时间和那个姓许的小公务员组队打三国杀我都睁只眼闭只眼没扣过你工资,你还有脸去找公会。你去啊,你去啊,反正公会也是我开的。
  
  萧大:龟儿子,还是老子这里巴适,日本人都没打进来。大妹儿,二妹儿,幺妹儿,跟着老子去买钵钵鸡去。回头喊上你妈,咱们边吃边哈麻将晒。啥子?你妈又去买彩票?买个铲铲,雷劈死她八次都中不到一次,还指望天上能掉美元儿啊?啥子?府里拆厕所开出一块翡翠原石??!
  
  萧二:看见没有,看见没有!本王这房子,楼脆脆楼倒倒楼歪歪楼片片啊!我这过户才多久啊!你们一开始怎么打的广告:依山傍水,百年尊崇!百年尊崇,七十年产权啊!七十年产权还要刨掉三十年房龄啊!重新装修?拿什么重装?提住房公积金?去你妹的!我为个装修提了公积金,我再买房拿公积金贷款只能算二套房啊!70%的首付啊!江山如画啊!一平米四万八啊!我一年工资买不到半个厕所啊!穷得小孩都不敢养啊!逼着我丁克啊!养了我只能冲杯三鹿给他喝啊!我自己只能喝地沟油啊!算了算了,先凑合住,等着拆迁补偿吧。
  
  萧四:人家四爷那么忙,和这个穿越那个穿越谈恋爱,和这个圣母那个莲花玩宫斗,还说什么朕就是这样的汉子,你们就一边羡慕嫉妒恨去吧。我这个四爷居然连活动布景都不算,就是拉来凑人头的。不行,下场戏无良作者你得给我安排个好角色。什么,早就安排好了?什么,天平天子,活了八十九岁,在位六十年?什么,牛耕田马吃谷,老子赚钱儿享福,把我爹赶通告挣出来的那点家产都败光才撒手?什么,问我还记不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记不记得盐帮的程淮秀?记不记得我的好基友陈家洛、和珅和纪大烟袋?什么?我苦恋福彭还被他BS?被他BS不说还被曹黑胖插了足?我日!
  
  萧五:Daddy,尼桑他打我。打我的屁股就等于打您的脸啊。
  老萧:……
  萧五:带鱼长和子,给我去金象大药房买盒息斯敏去。
  长和:王爷,您过敏这么多年,还是去医院打个点滴吧。
  萧五(小声):药费低于2000医保不报,这点工资,要我杀鸡取卵啊。
  长和(惊):王爷,难道你也想入我这一行?
  萧五(拎着他的耳朵):这叫比喻!比喻懂不懂!
  长和:yes,sir!
  萧五:Iamsorry.
  长和:Mypleasure,sir!
  (长和下,萧五转头)
  萧五:哦尼桑玛,你叫定权,最后怎么没定权呢。
  萧三:废话,我还叫阿宝呢,脸上难道还要长俩大黑眼圈,再说了,卢先生也不是小浣熊啊。
  萧五:了然,了然。唉,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尼桑,你把一平米四万八的如画江山拱手过户给别人,你何止是愚蠢,简直就是愚蠢。
  萧三:你觉得是你对我重要,还是江山对我重要?
  萧五:我!
  李指挥(汗):王爷你说话分分场合好不好,要不很容易让人误会啊,你现在还趴着呢……
  众金吾:相爱相杀,虐心虐身,真是萌死这对CP了。
  萧三怒:你们再犯花痴,我让我爹叫广电来封杀了这剧。
  众金吾(窃窃私语):真是不解风情,咱们送他个外号吧,宇宙第一直男怎么样?
  (萧三转向萧五,摇头)
  萧五(委屈):不会是江山吧?
  萧三:你再想想。
  萧五(欢脱):不对,还是我!
  李指挥(黑线):王爷你说话分分场合好不好,你现在还是趴着呢……
  萧三:其实你和江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众金吾:真是不解风情,宇宙第一直男!
  萧五:尼桑我还趴着呢,你这是要睡我啊,还是要杀我啊。
  萧三(黑线):怎么,又想挨板子了?还有七十九杖挂着呢。我的差旅费报下来了,现在要坐马拉火车去浦东,深藏功与名,骚年,寨见。
  
  萧六:从乐视网上看到这毫无节操的全灭神结局,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他们很黄很暴力,我们很傻很天真,泽叔说的“toosimple,sometimesnaive”。你说我是渔翁得利?别说那么不招人待见的话,我(的身高)和四娘一样只是个孩子,是渔童啊。没听过吗:“渔盆渔盆摇摇,清水清水飘飘。清水清水流流,金鱼金鱼游游。”没有啊?那《飞侠小白龙》、《阿童木》、《互撸兄弟》。什么?你们只看《喜洋洋》?那就不说了,交流的绝望,代沟代沟。
  
  老萧:广电,广电哪去了,你们拿钱干不干事啊,色-情血-腥暴-力反-动,怎么可以让祖国温室大棚里的的花朵看这些东西?(分级不就行了?不,天朝是没有阶级的,电视电影当然也不能分级)要弘扬主旋律,主子的旋律懂吗?《贞观之治》里的玄武门,当然要剪掉,要不大家看了都想造-反怎么办?《走向共和》一定要封杀,李鸿章不是汉奸难道要让大家以为慈禧才是?《贞观长哥》,那个倒无所谓,改改历史谈谈恋爱拉拉老手发发嗲撒撒娇,雷雷更健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 2017 雪满梁园作品 (http://www.hldinfo.net) 免费阅读